一场疫情,人们的正常工作生活被按了暂停键。在苦苦挣扎几个月后,入不敷出的健身房开启了“跑路”模式。

  多家健身房人去楼空

  一家跑路的健身房名为魅力无限游泳健身。3月底,会员们本来打算复工复产以后去锻炼锻炼,却发现健身房已人去楼空。这家在昆明拥有万科魅力之城和建设路协信天地两家分店,貌似“来头不小”的健身房同时“跑路”,让交了钱的会员承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据不完全统计,此次被骗的办卡会员人数众多,损失金额少则数千,多则两万多元。

  而连锁店“派菲特健身”6店同关,一时间成了社会影响最大的跑路事件。据了解,派菲特健身在昆明的会员加起来大约有4万人,所有会员的会费和私教课费用加起来,数额巨大。

  位于安宁保利宁湖壹号小区的帕沃健身房、昆明市同德广场“爱健身”会所、七彩俊园昆明集美之光健身管理有限公司这些昔日风光无限的健身打卡地也都成了这场集体跑路事件的主跑方。

  监管部门难辞其咎

  健身房人去楼空、消费者拿着一纸会员卡望卡兴叹。即使采取了报警和媒体曝光等做法,但消费者的损失基本很难被追回了。早在2011年,昆明就发生了20余家健身房集体跑路事件,媒体的呼吁、群众的呼声依然没有换来市场管理部门对健身房销售行为的监管和对预付卡消费形式的约束。时隔9年,这样的事件再次发生,监管部门难辞其咎。

  “我是去年在滇池时代广场派菲特健身购买了2400元两年的会员卡,至今才去了两次。现在我们这些受骗的人报了警,也在微博建了群用来维权,但收效甚微。最可气的是,当初给我介绍购买年卡的派菲特销售人员,在健身房关门后,又在呈贡的一家名叫太古鲲鹏·游泳健身的会所重操旧业,办卡优惠、营销手段和当时在派菲特时一模一样。”会员史女士气愤地说。“就是觉得这些人太猖狂了,这边警察已经立案侦查,那边就用同样的手段继续行骗,难道就没有一个职能部门能管管吗?”

  截至记者发稿之日,当初选择报警的受骗群众没有收到任何回复,“任何回音都没有,就没人管,所以这些人才无法无天。以后自己长教训,不办任何卡了。”史女士愤怒又无奈。

  业内声音

  期待设置准入门槛和监管措施

  这边受骗群众被动接受“吃一堑长一智”,那边云南市场老牌健身俱乐部却迎来了疫情后的爆发期。云南好恒健身连锁、昆明宝力豪都呈现出健身人群暴增的态势。尤其是晚间,健身房的器械区人满为患。教练王浩泽说:“目前,随着云南省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加上全民健身理念的传播,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身体健康的重要性。现在我们的客户基本每周都愿意健身3次以上,有的甚至5-6次,同时也有更多的健身新人愿意聘请私人教练对自己进行指导。”

  为什么会出现一边冰天雪地,一边热火朝天的局面?宝力豪市场部赵博文谈了自己的看法:“说白了,那些跑路的俱乐部在管理模式和经营方面都存在问题。盲目扩张、低会员费引流,都为最终的跑路埋下了隐患。”

  赵博文坦言,疫情其实对整个健身行业都是影响巨大的,特别是这些跑路的健身房严重打击了群众对健身行业的信心。我们也同样期待市场能规范健身行业的运营,设置一些准入门槛和监管措施,让老百姓在后疫情时代重拾对健身行业的信心。记者 娄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