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湖》《天鹅湖》
《小鸡彩虹之森林好声音》《小鸡彩虹之森林好声音》
《国王与我》《国王与我》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全球文化艺术行业停摆,太阳马戏团、英国环球莎士比亚剧院等知名机构面临破产危机,大都会歌剧院将取消今年的所有演出计划,如疫情持续,美国和欧洲无数剧场、剧团可能难以为继。与之对应的是,我国随着疫情的逐步好转,演出场所陆续打开大门。从7月开始,云南省大剧院将有《中国爱乐20周年》《杭盖乐队》《恋爱的犀牛》《当爱已成往事》《罗大佑演唱会》等高质量的演出上演。

  剧院大门重新打开

  自去年7月保利剧院接手运营云南省大剧院,已经近一年了。截至1月20日,省大剧院已为云南观众带来了150余场演出活动,平均上座率达72.9%。

  其中保利剧院自营合作采购的剧目达85部,里面不乏《弄臣》《天鹅湖》等世界知名剧目和《十面埋伏》《暗恋桃花源》《四世同堂》等国内知名剧目。同时,省大剧院也采购了《回家》《馨香之城》等云南本土优秀剧目,向保利剧院旗下的其他剧院推荐这些本土的艺术家,为本土艺术家走出去提供了可能。此外,省大剧院还多次举办艺术普及的讲座、夏令营等公益活动,激发了大剧院作为城市地标的文化生命力。

  7月7日,省大剧院将上演疫情后的首场演出——《小鸡彩虹之森林好声音》,该部动画片在豆瓣上赢得了9.4分的超高评分,位居国产类动画第二,今年“小鸡们”带着新的故事登台,为小朋友们讲述一个为梦想努力拼搏最终收获了成功的故事!

  《小鸡彩虹之森林好声音》是“云南省大剧院第二届八喜打开艺术之门演出季”的开幕演出,打开艺术之门系列演出是保利剧院品牌为达到艺术普及、艺术教育、艺术原创等目标推出的系列演出,不仅品质高还票价实惠。从7月7日至8月31日,十余场演出将带更多的孩子走进艺术。

  “今年我们的演出预计都是国内团体的巡演,包括《中国爱乐20周年》《红色娘子军》《杭盖乐队》《恋爱的犀牛》《当爱已成往事》《罗大佑演唱会》等品质非常高的演出。”云南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章晖表示,目前《小鸡彩虹之森林好声音》已经按照国家规定的“隔排隔座”的方式开启售票,每场演出的上座率不高于30%,所有购票者都需进行实名登记。

  需要培养的观众

  疫情期间,虽然剧院不能进入,但保利推出了“保利云剧院”13期公益节目,在全国70家剧院平台同步播放,触达千家万户,囊括柏林爱乐乐团、以色列爱乐乐团、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指挥大师阿巴多、钢琴大师阿格里奇,以及英国国家剧院NT Live流量明星“抖森”“卷福”挂帅主演的话剧、热门新制作音乐剧《国王与我》等高品质内容。

  “保利剧院一直在探索艺术传播、推广、教育的方式,保持与观众连接互动,培养观众养成观剧习惯。”章晖说,“除了培养观众养成观剧习惯外,我们也在不断提高观众的观剧礼仪。观剧礼仪有着比较严格的要求,不能迟到,不能在演出时吃东西、打电话,观演时不能拍照等等。在开演初期,有很多市民群众不理解,为此我们投入了很多人力来规劝观众。这次疫情一来,很多已经培养成的习惯可能又会被观众遗忘,这个是让我们很头疼的一个问题。”

  “你知道舞台上演员托举或跳跃时,被观众席的闪光灯刺到眼睛,会有多危险吗?”章晖希望观众能够理解并遵守剧院礼仪,这不仅是为了让大家更好地看剧,也是为了剧院的使用寿命和舞台安全着想。

  一张演出票的价值

  “一次剧场演出是一项非常耗时耗力的工作,就算我们保利自营的国内优秀剧目,从洽谈演出团队到演出需要数月,更别提那些世界知名剧目。从演出细节、演出费用、演出道具准备到售票,都饱含着我们剧院工作人员的艰辛。虽然省大剧院承担着一定的公共文化职责,拥有一定的政府补贴,但大部分剧目不超过40元的票价在行业内也是比较罕见的。”章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一场剧,除去演出团队的引进费用,光保安服务、绿化清理费、器材损耗、设备折旧维护、工作人员费用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另外还有水电费,平均下来至少都需要10万元。这样算下来,大剧院每场平均卖出55%的票,才算是逃离了亏损线。”如此一来,面对疫情期间不高于30%的上座率,剧场仍有一段艰辛路要走。

  克服困难走向复苏

  为了在疫情期间保障员工福利,保利剧院云南分公司积极与保利集团旗下许多公司建立联系,“为了增加员工收入,我们想了很多办法,也请保利地产公司为剧院员工开展销售培训,争取未复工时,能够赚取一些外快,以此留住人才。”

  同时,保利剧院也在积极与视频平台探讨深度发掘线上演出与艺术教育的潜力,拓展新的盈利与发展空间。推进与企业合作,创造共赢的新模式,增强文化机构在新形势下的抗风险能力。“不管怎样,云南大剧院一定会努力克服困难,坚守公共文化服务的责任,把高质量的演出带给云南的观众。”章晖如是说。

  记者手记

  剧院行业的危机与转机

  随着我国疫情逐渐得到控制,企业复工复产有序推进。对剧院行业而言,也是面临着巨大的机遇与挑战,后疫情时代要如何复苏值得深思。

  首先,剧院要担当起公共文化服务的责任,不能以纯盈利为目的,要持续加大艺术普及、艺术教育、艺术原创的力度。保利剧院在疫情期间推出13期线上公益节目,探索了新的艺术传播、推广、教育的方式。在此基础上推进与企业合作,创造共赢的新模式。这不乏为行业提供了一条可复制的新路径,对于复工复产,促进文化产业发展有着积极的作用。

  其次,我们也看到政府针对文旅产业给予“真金白银”的政策支持。5月份,云南省政府出台了《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云南省支持文旅产业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加快转型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里面有18条政策支持文旅产业应对疫情,包括减免房租;降低企业用水、用电、用气成本;减免企业税费;加大企业信贷支持等措施。

  我们相信,在当前这个特殊的时期,坚持文化原创、培育新的文化消费习惯和消费群体、创新经营模式,加上政策支持,剧院行业一定会度过危机,迎来转机,迸发生机。

  记者 丁星亦